Tuesday, 10 April 2018

应验但以理11:1-2 (cBD35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'但以理书'

太 24:15 "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『那行毁坏可憎的』站在圣地(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)。"
   无论自由派学者和怀疑神学家如何看待但以理,我们的主耶稣宣称但以理是先知(太 24:15;可 13:14)。因此,我们可以相信所有但以理的预言,而不是那些无信仰神学家的异端。(以下是来自历史事件的评论)

但 11:1 又说,"当玛代王大利乌元年,我曾起来扶助米迦勒,使他坚强。"
   在但 9:1-2,我们看到在大流士米德(Darius the Mede)第一年,但以理明白在耶利米的预言里耶路撒冷要荒凉(七十年)。由于这种的认识,并按照上帝的律法指令(利 26:40-42),但以理向上帝祈祷,并承认祂子民的罪(但 9:3-19)。在他这样做之后,加百列被差遣往但以理去,给了他七十周的预言(但 9:24-27),这时间是显示弥赛亚将出现在以色列。

但 11:2 现在我将真事指示你:「波斯还有三王兴起,第四王必富足远胜诸王。他因富足成为强盛,就必激动大众攻击希利尼国。
   加百列在这里并不是随便的提到玛代的大流士(Darius the Mede),而是让但以理(和我们)回到先前的时期,以便了解他的预言事件何时会发生。因此,我们可以在预言70 x 7(星期)寻找预言几时会实现。
   这个预言是在波斯王古列(Cyrus)第三年(公元前535年)出的。在古列之后,接下来的三个玛代-波斯(Medo- Persian)国王是:
1. 他的儿子坎比西斯二世(CambysesII)(公元前530—522年);
2. Magian的高马塔(Gaumata)(又名巴迪亚(pseudo-Smerdis)—— 公元前522年);和
3. 波斯大流士一世(Persian Darius I)(大帝——公元前522—486年)。

第四位国王是薛西斯(Xerxes)(公元前486—465年)。
   薛西斯的母亲是赛勒斯大帝(Cyrus the Great)的女儿阿托沙(Atossa)。他的父亲大流士大帝(Darius the Great)留给他的任务是惩罚希腊人,因为他们参加爱奥尼亚人(Ionian rebellion)叛乱(公元前499—494年)并在马拉松(Marathon)战役(公元前490年)战败波斯军队。
   薛西斯在公元前483年开始通过筹集资金和积累资金,准备对希腊人进行远征。他在阿索斯山半岛的地峡中挖了一个通道,沿着通往色雷斯的道路储存了用品,并在达达尼尔海峡上建造了两座桥。为准备惩罚希腊人,薛西斯也与迦太基(Carthage)结盟。甚至许多希腊小国也支持波斯人。一支庞大的舰队和军队(数量超过两百万人)聚集在一起。毫无疑问的是他要"全力挑战希腊王国"。
   在公元前480年春天,薛西斯从萨迪斯出发。起初,他是胜利的。但是,当薛西斯在萨拉米斯战役(公元前480年9月28日)在不利的条件下袭击希腊舰队时,他输了,尽管他的舰队是希腊海军的三倍多(1,207艘船对抗371艘)。
   薛西斯被迫退到萨迪斯,他留在希腊的军队在次年被歼灭。提洛同盟(Delian League)(也被称为雅典帝国)成立于公元前477年,作为希腊城邦的防御同盟对抗波斯人。